《大河报》:关于豫企境外上市面临的N种选择

来源:祥德动态时间:2009-12-01 13:06:59

1994年洛阳玻璃在中国香港上市,到2004年三门峡湖滨果汁在新加坡买壳上市,再到两个月之前河南众品登陆纳斯达克股市,河南已经有10家企业打通了三个境外融资的资本市场通道。而随着最近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和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向豫企发出邀请,豫企境外上市的途径更加放宽。

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面对越来越宽的选择,一个新的问题开始出现——到哪儿上市更好?

“豫企可以到日本融资了。”413日,在豫企境外融资洽谈说明会上,随着安德森•毛利•友常律师事务所的首席合伙人、河南省与外商驻京联谊会常务理事长滨毅的这句开场白,一场向豫企发出邀请、对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推介会由此展开。这标志着又一个境外金融市场向豫企抛出了橄榄枝。

此次会议距全球第四大证券交易所法兰克福证交所向豫企发出邀请仅两个月时间。

用滨毅的一句话总结:“河南已引起了世界的关注。”

豫企备受关注

331日,河南房地产开发商辉龙集团的母公司阳光控股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交易。在此之前,灵宝黄金于112日在中国香港联交所上市,河南众品于2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悄然上市。截至目前,河南在境外上市的企业已达10家。

3个月时间就有3家企业实现了境外上市。并且一些准备完备的企业紧跟其后,如上市程序基本完成、有望下月在新加坡上市的安阳九天化工,早在三全食品酝酿国内上市时就放出消息要在新加坡上市的思念食品,以及已宣布将于2007年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建业,这种速度无疑为河南带来了境外上市热潮。

相对于中国香港、新加坡,融资多是国内A股上市占明显优势,但为什么企业对境外资本市场趋之若鹜?

首先,国内上市对企业的要求较高,对企业的规模、资产、盈利等方面都有一定的标准。这些都是高成长性的中小企业上市融资的门槛儿。相比之下,国外良好的融资条件就成为它们的天堂。

其次,国内上市程序繁琐、上市时间长。根据规定,上市企业有1年的上市辅导期。而由于寻求上市的企业太多,即使经过1年的上市辅导期、通过议事证监会的核准,也不一定能顺利上市。有关数字显示:每年在中国内地上市的企业不到100家,而已通过议事证监会核准并在排队的企业每年近400家。所以,23年的上市时间在国内是属于极为平常的。

对于企业来说,23年的上市时间足以让一个处在高速发展的企业,由于资金困局而错过最好的发展机遇。所以,即便是一些实力雄厚的企业,境外证券市场69个月的上市时间对它们来说也是一种极具说服力的诱惑。

“上市时间很关键,时机很重要。”河南九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首席分析师肖玉航说。以灵宝黄金为例,1月,其在中国香港上市,因为2月初黄金价格不断上升,所以认购价格很高。

依此推算,中国已停止多时的新股上市也是致使许多企业流向境外的一个重要因素。很多企业已等不及国内新股上市的重新启动。

面对中国企业融资困境和狂奔境外的热潮,越来越多的境外资本市场看到了这个商机。法兰克福和东京抛出的橄榄枝就是最好的证明。

1994年洛阳玻璃在中国香港上市,到2004年三门峡湖滨果汁在新加坡买壳上市,再到两个月之前河南众品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市,河南已有10家企业打通了三个境外融资的资本市场通道。随着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和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最近向豫企发出邀请,豫企境外上市的途径显然正在日渐放宽。

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面对越来越宽的选择,一个新的问题开始出现——到哪儿上市更好?

中国香港、新加坡:模式成熟

中国香港是豫企在境外上市中开拓的最早渠道,中国香港联交所也是豫企境外上市最多的交易所。从1994年,洛阳玻璃在香港挂牌上市,河南相继有洛阳一拖、郑州燃气、天元铝业、永通特钢及刚刚上市不久的灵宝黄金等多家企业在中国香港上市。

“多数企业上市除了首选中国内地A股上市之外,第二选择便是中国香港。”肖玉航介绍。

中国香港是世界著名的金融中心,中国香港联交所是亚洲第二大证券交易所,证券市场成熟、法规完善、流通性好。

与其他的资本市场相比,香港的优势还在于语言相通,方便了解中国内地企业的环境和体制,沟通便利。中国香港市场比较容易接受内地企业,股份成交量为其他境外市场的510倍。而且,内地有100多家企业在中国香港上市,已具备成功的上市模式。所以,在中国香港上市,从制度性、程序性、技术性等方面,都具有绝对的优势。

与中国香港一样拥有大量中国内地上市企业的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同样具有成熟的引导中国内地企业进行上市的模式。

相对于新加坡,中国香港对上市企业的要求偏高。上市的条件是企业上市前3年合计盈利5000万港元(约5500万元人民币),并且最近一年须达2000万港元。而新加坡只要求企业近3年累积税前盈利需要超过新币750万元(约3750万元人民币),而且,在这3年里,每年税前盈利不低于新币100万元(约500万元人民币)。以此标准,一些在中国香港只能登陆创业板的企业在新加坡有可能达到主板的标准。

另外,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内地企业很多,如果企业达不到一定规模,不容易受到重视。

与中国香港相比,新加坡不但上市的门槛较低,上市成本也略低一些。新加坡上市的咨询费在100万新元左右,承销费与分销费是融资额的3%4%。通常总费用为筹资额的10%。有人统计,同样的融资规模,新加坡上市的费用约为在中国香港上市所需费用的1/2

另外,在新加坡上市,程序简单、政策透明。“新加坡交易所奉行‘投资者不反对即可上市’的原则,上市周期短、效率高。”祥德国际投资管理(新加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刘秉军介绍。较低的门槛和69个月的上市时间成为新加坡证交所的最大吸引力之一。

同时,新加坡证券市场的劣势也是很明显的,由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规模较小,流通性相对较差,企业在新加坡上市可能募集到的资金也比较有限。

中国香港与新加坡共同的弱势是创业板都很差,上市开不了盘的很多。中国企业在香港的创业板的绝大部分表现不好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纳斯达克:“创业者的天堂”

在中国,纳斯达克的盛名来自于它在近几年中为中国创造的一个个传奇富豪。从网易丁磊、搜狐张朝阳再到盛大陈天桥,一个个以前的无名小辈几乎在一夜之间升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前几位。纳斯达克缔结的传奇,已使它成为中国高成长性的中小企业融资期望的圣地和创业者心中的天堂。

21日,河南众品在纳斯达克悄然上市,为河南中小企业与心中的梦想天堂实现了现实的链接。

较低的上市标准和良好的融资市场,称纳斯达克为融资天堂并不为过。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最成熟的资本市场,纽约是世界金融中心。这里聚集了世界上大量的游资和风险基金。美国证券市场规模是中国香港、新加坡乃至世界上任何一个金融市场所不能比拟的,股票市场占到了世界的一半。在美国上市,企业融集到的资金无疑要比其他市场要多。

虽然金融市场如此活跃,但在美国上市的条件并不太高。

在纳斯达克小型资本市场,对上市企业的要求是股东权益为500万美元,或股票市值达5000万美元,或持续经营的业务利润达75万美元(最近3年中的2年或最近1年),公众股份总市值500万美元,经营年限1年或市值5000万美元。

纵观美国金融市场,除了纽约证交所对上市企业的要求较高之外,纳斯达克和美国证券交易所及柜台交易市场的门槛并不太高。不同的市场为不同的企业进行融资服务,只要企业符合某一个市场的融资条件,即可向美国证监会申请上市。特别是美国场外交易市场(OTCBB)柜台挂牌交易对企业没有任何要求和限制,只需3个券商愿为这只股票做市即可。等企业筹集到第一笔资金,满足纳斯达克上市条件后,可申请升级到纳斯达克上市。因此,美国证券市场的多层次、多样化可满足不同企业融资要求。

由于有大量的游资、风险资金,拥有最为成熟的资本市场,美国股市有较高的换手率和市盈率。通过反向收购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河南众品,公司股票发行为每股4美元,摊薄后市场盈利率近15倍。

美国上市的最大缺点是,企业在美国获得的认知度有限。除非是大型或者是知名的中国企业,一般的中国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可以获得的认知度相比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都要低得多。因此,中国的中小企业在美国可能会面临认知度不高,追捧较少的局面。

另外,上市费用相对较高。在美国选择IPO的方式上市,费用在1000万~2000万元人民币,抑或更高一些。但如果选择买壳上市的方式,费用则会降低不少(其实,如果运作得好的话,费用与中国香港也相差无几)。

日本:“适合税后利润亿元以上的企业”

在豫企境外融资洽谈说明会上,日本有关人士向豫企发出邀请之前,日本东京证交所的负责人和日本投资机构已在中国进行过多次推介和对中国企业的邀请。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中国企业到日本上市。

“原因在于东京证交所的上市条件和上市费用较高,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日本证券市场要求用日本的会计标准进行披露。对于一般的中国企业来说,能否达到这样的披露能力也是一种考验。”大河证券SMBC株式会社北京代表处项目经理张冰解释。

“中国企业在税后利润达到1亿元人民币以上才能在日本上市。”张冰认为。原因是,在日本上市的费用较高,前期的咨询费大约需要1200万元人民币,承销费平均约占融资额度的7%。而在新加坡与中国香港,咨询费用在800万~1000万元人民币,承销费占融资额度的3%4%

“所以,在融资额与融资成本成一定比例的前提下,税后利润1亿元人民币应该是在日本上市的一个合适的标准。”张冰解释。

但是,费用较高并不一定是弱势。成交费用高主要是高在其市场的特性上。日本是以富有的个人投资为主,个人投资者占的比例非常大。如果发行人是面对机构投资者,“东证所”不如纳斯达克;但如果是面向大众投资者,“东证所”则优于纳斯达克。

另外,东京证券交易所是世界第二大证券交易所,市值相当于中国香港的4倍。加上日本对上市公司的要求非常严格,到日本上市,能得到世界上投资者的认可。而且,东京证券交易所每个上市公司的市盈率是最高的,达25%30%,中国香港仅达15%。企业的价值能达到最大限度地放大和体现。

“所以,根据日本资本市场的特点,较高的费用并不会成为什么负担。”大和证券SMBC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冼楚平说。

日本经济已经走出低谷,股市复苏,对于中国企业到日本上市也是一个好的趋势。“同时,中日地理位置相近,贸易密切,日本在中国对外贸易伙伴关系中排第三位。对日出口在中国排第四位,进口为第一位。日本对中国的投资并不陌生,对中国的企业有一定了解。”这也被冼楚平看作是中国企业到日本上市的一大优势。

用冼楚平的话总结:“总之,到日本上市,你会感到物有所值。”

日本上市时间相对其他境外市场较长。审查时间是1年。另外,一般企业如果去日本上市,要先引进日本的战略投资者,需要半年时间。所以,在日本上市的时间大约是18个月。

同时,日元与人民币的汇率变化幅度较大,汇率风险也被一些人看作是中国企业在“东证所”上市筹资时应予考虑的额外风险。

法兰克福:低门槛吸引外国公司

与日本相同,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也是中国企业较为陌生的一个证券市场。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除了西安杨凌博迪森生物公司在法兰克福的上市资料外,其他几乎找不到任何中国企业在法兰克福上市的信息。

两个月之前,虽然从河南省贸促会传来消息,法兰克福证交所向豫企发出邀请,河南省贸促会已与德国专业投资公司福克茨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将为豫企在法兰克福证交所上市提供专业的咨询、评估和指导。但却迟迟没有见到相应的上市条件、上市程序等详细资料。

法兰克福证交所被称为世界第四大证券交易所,按其自身股票市值计算位居欧洲第一。与北美证交所相比,法兰克福证交所的上市成本相对较低,为50万~6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00万~600万元)。上市时间较短,只需56个月的时间,而上市后的维持费用仅为北美国家的一半,且上市的成功率非常高。

另外,为了吸引外国公司上市,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专门成立了名为“自由市场”的上市三部,这个上市三部的上市条件较为宽松,既没有公司最低成立年限的限制,也没有最低发行资本等的限制,甚至对于公司挂牌之后的年度和中期报告披露也没有要求,如此的低门槛吸引了大量外国公司。

一般的证券市场对上市都有盈利的要求,例如新加坡对上市公司要求管理层的债务要结清。而法兰克福没有盈利的要求。

“如果企业达不到其他证交所的上市标准,又想上市,法兰克福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肖玉航认为。特别是在欧元启动之后,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日益引人注目。如果在法兰克福上市,登陆欧洲主板比较容易。对于一些想登陆新兴市场的企业来说,法兰克福不失为一个好的途径。

不过,法兰克福对企业盈利、财务方面没有要求,企业的起点要求低,这既是优势,同时也正是它的最大风险。因为企业运行情况不透明,无疑会增加市场的风险。

另外,因为很少有中国企业在此上市,所以,对中国企业的陌生也降低了当地投资者购买中国股票的机会。

总之,任何选择都会有得有失。“所以,企业选择在哪儿上市要根据自身的规模、融资的便利程度和上市成本、企业形象等因素来确定。”肖玉航认为。对于企业来说,选择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

【观点】企业境外上市可提高国际化程度

据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提供的数字,在今后两三年,全国有上百家企业打算境外上市。

有不少观点认为,如果让中国大量的优质公司到境外上市,或让大量的国内优质上市资源流向境外,是不利于国内证券市场发展的,因此,国内政府机构就得采取相应的政策来保护这些上市资源。当然,出于对国内证券市场利益的考虑,这样的说法没有什么错。但是,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国内符合条件的拟上市公司是否能够自由进入国内证券市场。如果没有这样的前提条件,仅仅是通过行政的方式把这些上市资源留下来,实际上是留不住的。

因为,一则市场在变化,拟上市公司的本身也在变化,如果这些拟上市公司不能够把握相应的机会,那么,这些拟上市公司的上市资源也会随之而去;二是如果这些拟上市公司本来有市场机会,但是又不让其发展,例如无论是国内或境外都无法让其上市,那么伤害的不仅是这些拟上市公司,也会伤害国内的经济,更伤害了国内证券市场。因此,在这样的条件下,如果严格控制国内的公司到境外上市,只能让中国经济在全球化的竞争中束手待擒,还没有与他人竞争就败下阵来。可见,国内大量企业到境外上市并非是一种盲目性或一时的冲动,而完全是一种市场选择的结果。

一般来说,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企业国际化的程度是决定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企业国际化程度越高其竞争力就越强。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国际化的企业并非是无根浮萍,无论其国际化程度多高,都会把企业最核心的业务或流程放在本土,都会把其创造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向本国。特别是当这些企业在国际市场练得一身功夫之后,回馈国内市场是它们的必然选择。因此,国内企业国际化程度的提高只会对国内证券市场、对国家经济安全及经济发展战略起到积极作用。

还有,大量的国内企业到境外上市并不意味着国有资产的流失,也不意味着让其经济发展的成果仅让国外资本分享。一般来说,市场的价格是什么?自然是买者与卖者交易之结果。如果交易没有达成,无论是买者还是卖者的出价只能算双方的一种愿意,还不是市场价格。可以说,国有企业上市,如果能够在比较严格的评估程序下,经过反复比较与筛选,又在双方多次的谈判与博弈下达成成交价格协议,那么这种交易价格就有其一定的合理性。

总之,在目前的情况下,大量的国内企业境外上市不仅不会让国有资产流失,不仅不会让其经济发展成果让国外资本分享,反而会让国有企业体质增强、市场价值增加。从经济分析角度来说,笔者认为,国内企业境外上市,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种动力,也是增强中国经济体质的最好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