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融资》刘秉军:对话水处理项目

来源:祥德动态时间:2014-08-13 15:27:44

路演企业:

北京紫光益天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介绍人:

北京紫光益天环境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总裁任庆春

对话投资人:

北京祥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刘秉军

展腾投资集团董事长高健智

久银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安民

明物新能源基金合伙人华一嘉

北京天素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暴青松

场下互动:

北京中保信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桂梅

主持人:

独立评审团专家,华宝信托公司、长城基金、洛阳银行独立董事,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巡视员,中国《证券法》、《信托法》、征集投资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

企业方项目介绍

我们一直在做水处理,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脱盐水,就是把水中的盐分脱掉变成淡水;另一个是高难度的化工废水处理,也包括现在企业和市政的污水处理。工业废水和市政污水的处理非常难,难度比海水脱盐淡化都高,其含盐量非常高,几乎无法使用,如果排到土地里去,土地就会盐碱化,排到河里又会破坏生态系统。现在常规的方法是把最难处理的高盐水蒸发掉,还有一种不道德的方法就是打井,把高盐水注入其中。后者严重污染地下水,同时对粮食安全造成巨大的危险。

所以,污水处理是当务之急。污水要想实现全部回收,不仅仅是不排放,而且是要把它变成我们需要的产品。脱盐水传统的方法有化学方法,即离子交换;还有物理方法,即膜法。膜法就是用膜过滤的方法把离子过滤掉,把水处理干净。

E-Pack是我们最新的脱盐水技术,我们的方法是在传统膜法上的创新,水的利用率大大提高,水质变得更加好,更重要的是能耗大幅度降低。我们的成本比传统的工艺降低50%,比膜法、反渗透过滤等方法至少降低60%-80%,减少大量的水排放,节省大量能耗,实现了环保零排放,实现了环保。

我们根据不同企业的特点,为企业做水处理的整体解决方案。最近我们在河南安阳做相关项目,另外,还在几家钢厂也都提供了水处理解决方案,我们很希望把这类技术推广到企业,甚至推广到市政水处理。如果每一家企业实现零排放,每一家企业都不往外排废水,我们的环境自然会好。

最近,我们在贵州铜仁的松桃县做了一个项目,该县有五万吨的工业污水,他们的水处理方案是经过处理后全都排到排污渠。而我们把所有的工业企业都调研一遍后,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方案,就是整个化工园区的企业把废水排到同一个地方进行处理,处理后再全部回用,工业用水不往自然水中排放。如果工业用水不够了,还可以把市政污水作为工业的补水,这样一来,市政的污水也可以不往河里排放了,这就是我们倡导的零排放战略。

投资人与路演企业家对话

王连洲:我国的短板恰恰是实体经济创新不够,核心竞争力不够。现在已经出了不少的问题,一方面资金短缺,房地产、人民币的资产价格都很高,但另一方面高科技企业资金链断开的不少,破产的不少。我们非常希望中国节能减排绿色创业新企业在未来发展中引起各个方面的重视,引起我们国家政策向创新企业,尤其是绿色创新企业倾斜。

刘秉军:您的企业是一家典型的科技企业,请问紫光益天有哪些核心技术?还有哪些技术储备?

任庆春:我们在国内和国外,都有自己的实验室,我们在英国的实验室是以我的名字命名的,研究的技术是超前的。举例来说,传统离子交换的脱盐水都是用酸碱进行再生的,用的原材料就是盐酸和氢氧化钠,到2014年底,我们力争用水来替代盐酸和氢氧化钠等酸碱物质。这些技术都是高精尖的,过去听说过用水来替代汽油,那是伪科学,但现在我们要用水来替代酸碱材料,这是能够实现的。

另外,稍微透露一下,我们不仅在水处理方面,而且在垃圾处理方面也是领先的。我们的技术可以把塑料、破布变成柴油,把砖头、瓦块、玻璃等分拣出来卖掉,剩下的渣土和餐厨垃圾变成生态肥料,如果生态肥料市场不好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用碳化的方式把它们变成灰,这种变成灰的过程没有烟气产生,对大气无污染。垃圾处理最难的是二恶英的问题,我们的处理过程没有二恶英产生。

还有就是关于大气污染的技术,我们也是走在前面的。6月份我们的实验室科学家专程来到中国,到中科院大气物理所、中科院生态中心与他们进行交流,针对的就是雾霾研究。2013年底,英国一所大学还给了我们一间实验室,针对雾霾进行模拟研究,我们这方面的技术在国际上也是超前的,我们有望一两年之内把这项技术引入市场。

李安民:请简单介绍一下公司的财务情况。

任庆春:2013年有1.6亿元营业收入。

高健智:你们的效益如何计算?投资回报如何?

任庆春:收益是销售收入扣除设备造价、工程费用、财务成本、管理成本等之后得出的。我们现在一般能够在一年半到两年收回投资,项目利润控制在20%-30%

刘秉军:请问您对投资者有什么预期?

任庆春:我们本想上市,把事业做得更大一些,但由于研发任务比较重,精力也不够。对未来的预期,目前我考虑的是,想把水处理做大,能够为更多的用户服务,我们的水处理方面未来三到五年要做到50亿左右。我们过去是做系统,现在是做合同能源管理,从2013年开始,采用合同能源管理,我们比原来卖系统收益增加5-10倍,我很想尽快地拓展市场。此外,我们还会推动我们的垃圾处理项目,我们的这一项技术比较新也比较先进,确确实实能够实现零排放。

王桂梅:我提三个问题,第一,你的技术在钢铁企业中做得怎样?第二,能不能把钢铁行业的废水、废金属回收,能否实现零排放?第三,钢铁企业处理一吨污水大概需要多少成本,如果在钢铁企业中建一个水泵站或者污水处理厂需要多少投资?

任庆春:第一个问题,其实钢铁行业对水的品质要求比化工企业要求低很多,所以说在钢铁行业是没有问题,上海宝钢邀请我们去为其控股的宁波钢铁做污水处理项目,现在处理系统马上就要安装了。第二个问题是零排放问题,我们接触了一些钢厂,包括承德钢铁、鞍山钢铁、攀枝花钢铁等。以承德钢铁的废水处理为例,其处理难度很高,该公司之前投资8000多万的80吨污水处理系统,运行两三个月就瘫痪了。不久前,我们在承德钢铁做了一个中试,废水通过我们的设备,不仅实现了零排放,而且生产出两个它们需要的产品。第三个问题,污水的处理成本要根据不同的水质处理,所以没有办法一句话来回答您。

华一嘉:污水处理中的金属离子怎么处理?

任庆春:我们根据用户的需求来研究方案,有一些是能够解决的,比如前面说的贵州松桃县的项目。松桃县是一个锰都,锰矿产量在中国是数一数二的,当地处理后排放的废水有些依然是锰超标,我问他们为什么超标了还要排放,他们说没有办法,曾请了很多技术公司都没有解决问题。但我们就能帮他们解决,因为我知道当地的水是什么样的水,只要把水质报告给我们,我们就能提供一个更好的方案,成本更低廉,操作起来更简单。

暴青松:我关心的问题其他几位投资人都提到了,我就不再问了。

王连洲:这是一个具有世界领先水平的项目,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尽快地发展。

(本刊记者于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