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融资》:投资者如何看待5G基站绿色智慧能源项目

来源:祥德动态时间:2019-07-09 00:00:00

原创:井华

本文为2019(第十届)清洁发展国际融资论坛暨“十大绿色创新企业”颁奖典礼活动第三单元:投资人、专家与绿色创新企业专题对话的第一场:“高耗能解决之道与产业生态”中的部分摘要(更多内容将在《国际融资》杂志上陆续刊登)。

blob.png 

对话论坛主持人: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陈及

参与对话论坛的有绿色创新企业贵宾和投资人及专家贵宾,他们是:

宿迁宇能电力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王金良(本届"十大绿色创新企业")

上德若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阎崇光(2012"十大绿色创新企业")

国富资本合伙人毕崇涛

北京祥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连续七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刘秉军

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本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丁盛亮

北京中保信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信军民融合发展联盟投融资委员会秘书长、连续五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王桂梅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海冰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先请两位企业老总向投资人及专家提问。

blob.png 

王金良(宿迁宇能电力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宇能电力发展有限公司是去年注册成立的,我们新公司定位主要是做5G基站的发电系统,中国铁塔总公司成立铁塔公司以后,想把部分的基站变成发电厂,我们利用光伏加上铁塔顶上加上光伏,解决了5G上来以后增容的问题,老基站就可以由4G改为5G基站,我们是冲着这个市场来的,所以注册了新公司。请问各位专家,像我们这个新注册公司,它的流水不够一年,如果对这样的企业进行注资的话,对项目投资有什么要求?我们企业需要做哪些准备?

blob.png 

阎崇光(上德若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我们上德若谷公司主要是生产无机非金属矿物金属,先进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我们主要是为国防工业服务,在民用产品上发展不是很多,借此机会我们希望在5G领域,特别是在绿色环保的5G领域有所发展。我们希望能搭5G的车,因为我们原来一直是做军工产品,主要是为海军造舰的,等于是民参军,现在军转民了,5G的复合材料技术我们都有,并且还能保证这个技术在国内是领先的技术,所以,我想问,投资人能以什么样的方式与我们结合起来,做一个产业联盟,把我们整个产业快速增长起来,做强、做大?

blob.png 

毕崇涛(国富资本合伙人):5G现在是新兴产业,也属于风口浪尖,各行各业包括资本市场也比较关注。关于王总提的问题,涉及到如何判定创新型企业,这里强调几点,一是,通常来讲,我们从行业的进步、自上而下选择一个行业的发展空间,市场规模多大,决定了这个企业未来增长空间。作为国富资本,我们就是投资这种创新型的节能环保绿色产业,这个行业的市场空间和规模是我们所关注的。

二是很多企业的商业模式在初早期是不用得到市场印证,不像快速成长期和成熟期的企业,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商业模式,所以我们作为投资机构也希望对创新型的企业,特别是在企业初创阶段,对创业团队、对管理层、对企业未来的发展,结合自己的优势和特质在行业上,行业的位置或对企业发展方向有一个明晰的判断,包括对整体的企业未来形成一个商业的闭环要有一个战略性的规划。

三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作为绿色创新型的企业,包括5G产业链,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我们核心的技术是一个重中之重。说到技术,不管是863计划还是世界领先,还是千人计划也好,这个技术的壁垒门槛有多高,直接决定了企业未来面临的市场竞争的进入。同时,作为核心的技术,可能在早期的时候,你实验室或者工业化之前已经得到了不错的数据,但是真正的产业化落地之前,作为投资机构需要一个良好的判断。

最后就是管理团队,我记得柳传志说了一句话,事未做,人先到。作为创业团队除了创业激情和奋斗的精神,事业或格局,尤其是在快速学习、快速成长的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作为投资机构来讲,不仅是提供资金和金融的支持,通过赋能式的管理,投后管理,除了融资之外,在企业的内部风控,包括市场的渠道拓展,包括股权激励各方面,对企业要提供大力支持。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丁总是投行专家,请丁总说说。

blob.png 

丁盛亮(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本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我从投行角度给提一些建议。您这个企业本身已经在市场上已经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这次搞5G基站增容的设备,本身就是国家特别支持的产业,你是恰逢其时,应该说这类的业务在未来的现金流应该是比较稳定,甚至是快速增长的,这是我看好的方面。我相信投资方面,是非常具有投资的潜质。

我想投资机构除了看好这个企业的盈利性、成长性以外,他们一定会关注投资资金的退出机制。我想大家现在都比较关注科创板,我觉得您这个项目,包括您这个集团,未来是非常有潜力进入到科创板的体系当中来的。科创板本身就是为您这样的企业量身订制的资本市场。我的建议是,为更好地吸引投资者,实现企业和投资者的共赢,一开始你们企业就应该将企业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设计培养。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关于企业的经营方面,我想特别要强调的就是我们企业从一开始就要有一个明确的、非常清晰的战略思路和经营的模式,要有规范的经营,所谓规范的经营,刚才都讲到了,应该在内部具有良好的治理机制,经营状况要充分考虑,不要给后来进入的资本运作留下一些不利的因素。在这方面,我特别强调,希望我们的企业从初创的时候就跟一些专业的机构,包括法律、会计,包括券商机构有一个深入长期的交流,确保未来的投资能够安全,在助力企业的同时,也是找到退出的通道,这是我的一个建议。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王总,您是咨询专家,您也讲讲。

blob.png 

王桂梅(北京中保信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网信军民融合发展联盟投融资委员会秘书长、连续五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我就说几点。第一,作为创业型企业,它的技术一定要有高门槛。你们的核心技术竞争力在哪里?你们的技术优势门槛在哪里?你们能保持多长时间的优势,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核心的问题。

第二个就是你们的市场开拓,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所有的基站都是大的电信运营商自己在建,4G基站投资大,规模大,运营时间长,耗电量大,现在5G发展新技术以后,你们研究没研究过,你们怎么进入这些大的运营商,比如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现在几个大的运营商都已经成立了5G的专门部门,去开拓和实施5G的技术,你们跟他们有没有建立联系,如果没有建立,我建议你们尽快组织你们公司的团队,通过政府部门的引导和你的技术介绍和推广,和这几大运营商建立一个紧密的联系,推广你的技术。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刘总是做产业基金的,谈谈你的看法。

 

blob.png 

刘秉军(北京祥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连续七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王总的企业和所在的行业和市场定位大家比较喜欢,补充两点。第一点,我们买的是企业的未来,我们没有把企业存续的时间设置前提条件,我们更关注的是,老股东在设立这家公司的时候,他的愿景使命如何落地?老股东的资源禀赋够不够用?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第二点,企业怎么做准备?我想生产经营的准备都会想得比较清楚,投资者比较关注什么,我们管理团队,我们的实际控制人,我们的胸怀和境界是什么样,我们究竟想做多大的事,战略发展规划能做到什么程度,从零到一的过程中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这个过程中需要不需要外部的力量。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海冰副院长是软产业研究专家,你也谈谈。

 

blob.png 

张海冰(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前面几位专家都是投融资方面的专业人士,我们是从经济学的政策和学术角度做一些学术点评,我们在研究新经济发展当中,我们提出自己一个分析框架,这种新经济或者软产业的产品,我们归纳了一下它的价格创造过程,包括这么几个方面:产品本身、产品传播和用户体验三方面。现在给基站提供动力能源的产品,我想研发过程已经完成了,可能已经开始生产了,这个产品已经有了。下一步从产品的角度怎么样扩大它的传播,同时提高用户体验,能不能消除用户现有的能耗过高的痛点,,同时又不带来新的痛点,比如维护的麻烦等等这些问题。从产品角度来说是这三个方面。如果要解决融资的问题,就要把公司作为一个金融产品考虑,从金融产品的角度来打造这个公司,公司本身这个金融产品怎么样?像刚才几位老总提出来了,包括治理架构、合规运作等等各个方面,这是产品本身。其次,就是和金融机构的广泛接触,为了获取适当的融资,我们不光要和股权融资机构接触,还要和银行接触,这就是扩大自己的传播。同时要增加用户体验,这就是获得投资者的信赖,我想可能有一些增信的办法。比方说我们的产品是不是能够像刚才王总说的这样,获得一些上下游的,比如说运营商的认可。据我们所知,基站的建设很大程度上要和中国铁塔这个单位合作,是不是能够获得它的信赖或投资。比如和华为和中兴这样5G设备供应商在技术上有一些沟通,甚至在股权上有一些合作,这些都可以增加我们对投资者的信赖和吸引力的做法,我们可以考虑这三个方面,就是产品、传播和体验。

毕崇涛(国富资本合伙人):前面阎总提到的产业协作的问题,包括我刚才讲的核心技术,产业化落地,开拓市场,包括跟上下游产业,包括和铁塔、三大运营商上游,下游就是材料公司,上下游一体,这里的核心都是要落地,落地是拿到订单,把市场做起来,这是前提。现在从股权基金这块,像王总这个项目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专项的投资基金来做,也是一个投资规模的标的。阎总这边对产融结合,这种体量更大的,我们可以筹划一个产业基金。目前我们国富资本正在成立先进通讯产业基金,也希望和各位企业的发展提供助力。

丁盛亮(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本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产业基金是主要的,我就补充一下,要做产业联盟,要做产业生态,一定是要跟各种金融机构打交道,产业基金是龙头,但是我们要跟多元金融资金打交道,同时也是企业做大做强,降低金融成本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所以这是我的第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作为产业本身来说,一定是在核心技术方面要形成产业链中的指导点,金融机构也是可以跟着你一起出海,找到更优势,更大的市场,撬动更多的资源,所以这次合作我们也很期待。

刘秉军(北京祥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连续七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阎总提出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们非常支持这个想法,为什么要做联盟,我简要分享一下我们产业基金的经验,我们做了一个信息光电子的产业联盟,就是为了解决国家面临的问题和行业面临得共性问题,我们联合五家上市公司,打造了一个政、产、学、研、用、资、孵协同创新机制,2017年成为国家工信部授予的国家创新中心。

回到今天的主题上,在清洁发展这个领域,我们为什么要做联盟,第一是满足市场多元化的需求,市场的需求是多元化的,但是我们的公司做水的,做气的,做固废的,只有一个总工程师,我们要想办法形成集团作战,满足市场多元化的需求。

第二个提高影响力,提高行业的影响力,要从单一的技术提供方,单兵作战,转而形成集团作战,要政产学研用相互结合,那我们所有参与方都一定是受益的。

张海冰(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我们有一个观点,在供给侧改革这块提出的时候,新的供给能够创造出自己的需求,新供给创造新需求,像王总的电力设备,阎总的无机非金属纤维新材料都是一种新东西。像无机非金属纤维材料,据我所知,传统玻璃纤维,碳纤维都属于这种材料,相信通过海军的验证,肯定在性能上没有问题,下一步如果5G要铺开的话,必须在产能和成本上要有很明显的优势。如果这些问题能够解决,我相信王总的企业和阎总的企业携起手会创造很大的需求。像这种企业一定是在增量的市场里才能做起来,蛋糕做大的同时才有合作的空间,存量的市场合作的空间很小,往往显得大家比较计较。相信产业联盟的前景还是非常广阔的。

陈及(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连续八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谢谢各位企业家、评委和投资专家们。

(《国际融资》记者井华根据王靖速记校对整理选编,更多内容将在《国际融资》杂志上陆续刊发,敬请关注。摄影:杜京哲、希佑)